热点新闻
老年风采
当前位置: 首页>>老年风采>>正文
书店新风景,七旬老人爱数独
2013/03/08 admin  审核人:

来源:深圳晚报作者:崔华林

老先生姓俞,十多年前从浙江诸暨的一所中学退休来到深圳,帮忙带孙子。俞老伯退休前曾是化学老师,没想到一次去图书馆时,无意间看到数独的书,不禁对数独产生兴趣,当时就开始玩起来。

那天我在书城逛,走过数独类图书销售区时,见一位戴眼镜的白发老伯正专心致志地在从数独书上抄些什么。走近一看,发现他老人家正在从书上抄下数独表格,说可以拿回家做。我会意后笑着点了点头,老先生估计是误会我的意思了,连忙解释:这种书买回去也没用,还不如抄在纸上在家做比较方便。

后来,我仔细看了看他抄数独的纸,上面整整齐齐地画好一个个格子,细细的纸条被裁成刚好装满横向一题竖向三题。很显然,纸张是经过老先生精心设计的。果不其然,老先生说格子都是在电脑上排版好的,直接用纸张打印,然后再裁成这样大小,便于携带,可以随时拿出来做一两道。

我对数独也有点兴趣,便跟老先生聊起来。知道老先生姓俞,十多年前从浙江诸暨的一所中学退休来到深圳,帮忙带孙子。俞老伯退休前曾是化学老师,没想到一次去图书馆时,无意间看到数独的书,不禁对数独产生兴趣,当时就开始玩起来。此后一发不可收,就连坐火车、等车、等孙子下课的间隙,都会玩数独。

一开始,俞老伯买回数独的书在家研究,跳跃初级水平的书,直接从中级开始琢磨。他坦言,刚开始玩的时候,时间一长脑袋就胀胀的,玩着玩着就不知其所以然了。一直到把两本书做完一遍,又开始第二遍时,思路才开始慢慢清晰,但毕竟年龄大了,每次还是玩不了太久。到现在玩数独六七年了,俞老先生也有了一些经验,对中低级的数独早已经“瞧不上”了,全都是高级别的。他说,试过一次最难的数独81个格子里只有18个数字已知,后来花费了好些时间才解出来。我当然不知道18个数字意味着什么,可后来在俞老伯抄的高级数独书里随便找了两道看,都有27个数字已知,本来数独就是已知的越多越容易,便大略猜到那道数独题的难度了。

我问俞老伯,有没有碰到过做不出来的数独,他说没有。继而肯定地说,有时书上也会弄错,当书出错时,就会出现做不出来的情况。俞老伯曾经就碰到过几次这样的情况,后来拿给一些朋友看,都说没有正解,所以后来一致断定题目出错。

除了数独,填字格游戏也与之有些类似,但俞老伯认为“那是文科人的事情”,而非他这个理科老师所能,所以除了看一些古书外,一直沉浸在玩数独的乐趣中。不过,说起来,更多时候,数独其实是一个人的游戏,比起其他的娱乐消遣,似乎更孤单。但俞老伯乐在其中,认为数独比打麻将“有意思多了”。他形容,做出一道数独题,虽然带不来多大的成就感,但是身心却舒展和舒适了一大截。俞老伯还说,有时候心情不好,也会玩数独,很快自己就安静下来,不那么生气了,时间长了,耐心也能增加不少。

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©衡阳师范学院--离退休人员管理工作处
联系邮箱:ltxc@hynu.edu.cn